行业动态

刘黑仔战役在南雄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4-28 20:13     浏览次数 :

[返回]


  李君祥(李君祥:南雄市史志办公室。)
  
  刘黑仔,原名刘锦进,是个威震敌胆,名扬港九的英豪,他忠于党、忠于公民,爲祖国的独立,民族的解放,诚心诚意,勇敢杀敌,立下了照耀的功勛,他的英名从前使日寇、国民党顽军、土匪惶惶不安,他那传奇式的战役业绩,至今仍爲人们所传扬。

  刘黑仔,1919年10月23日出生于广东省宝安县大鹏城东北村的一个农人家庭。父亲刘基早年是船员工人,母亲王秀,在家务农,因为日本帝国主义侵佔了他的家园时,其父母亲都被拉去当挑夫,忙碌奔走,受尽折磨,最终患上霍乱病,于1941年6月的一个星期内先后逝世,磨难的幼年日子使刘黑仔自小就有了阶层仇,民族恨。1939年上半年,他加入了中国共産党,入党后,党组织分配他到沙头下村小学教学。1939年末,依据他的要求,批準他到坪山参加曾生领导的惠阳大队手枪队任小组长,主要使命是收税,打土豪劣绅,爲部队处理经费。

  1945年7月,中共广东省临委遵循中央军委关于要敏捷派出部队北上,合作王震南下支队举动,开避五岭抗日依据地的指示,组建了由珠江纵队司令员林锵云,东江纵队副司令员王作尧和政治部主任杨康华三人组成“粤北指挥部”, 刘黑仔被抽调到粤北指挥部辖下的西北支队,任支队部顾问兼短枪队队长,随军北上,1945年12月间,粤北指挥部派刘黑仔率其手枪队与雄余信武工队的张定和陈芳带领的5名税收队员会集,建立手枪队,由刘黑仔任队长,在雄信公路綫上一带活动,主要使命是爲部队处理经费,爲此刘黑仔除了原在雄信公路上石逕圩和火烧桥两个税站持续加强税收活动外,还渐步操控了南雄的邓坊、界址、坪田、新龙、江口、老龙等七个圩场的税收,每当圩日就三五人一组,跟从赴圩农人进圩收税,农人听説爲部队收税都活跃合作,自动缴税。但因为北上部队刚进驻南雄不久,人员又多,尽管税收有所增加、但仍难以处理部队的物资费用,爲此,粤北指挥部在南雄地下党的合作下,采取了一系列办法来处理物资问题。

  1946年头的一天,指挥部给刘黑仔的手枪队下达指令,要求其在短时刻内上缴40万元法币给指挥部,以应急需求,因为时刻大短,税收使命又重,刘黑仔考虑到按正常税收不可能完成使命,在董天锡领导的乌逕地下党提供情报下,刘黑仔决议夜袭国民党的乌逕税务所,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晚上,刘黑仔率手枪队10多名队员,从孔江的上窑背动身,晚上10点多钟赶到了乌逕税务所,发现税务所人员正在那裏打牌。手枪队俄然冲了进去,刘黑仔就指令他们将收到的税款马上悉数交出来。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税务所人员只好照办。手枪队得款后当即脱离乌逕,回来驻地。通过清点钞票,共40万元有余,超额完成了指挥部交给的使命。手枪队除了担任收税作业之外,还要做宣扬群衆的作业,每到一个当地和进入圩场都带有传单,涣散发给群衆,使广大群衆了解游击队是爲贫民求解放的。

  1946年, 国民党反动派撕毁《双十协议》準备发起内战,支撑国民党的美国也假惺惺地参加“三人小组”协助国民党搞假和谈真备战。国民党广东当局一方面被逼供认广东有中国共産党领导的部队,赞同北撤;另一方面又私自赶紧安置,调兵遣将,妄图截击消除我东江纵队。这时,刘黑仔的手枪队仍坚持在南雄一带活动,不断突击和控制敌人,这使国民党当局非常动火,把刘黑仔的手枪队视爲眼中钉、肉中刺,想方设法要消除刘黑仔带领的手枪队,所以国民党南雄当局公开违背协议,使用所谓的民事纠纷调停,诱使刘黑仔的手枪队进入界址圩,刘黑仔等不知道这是国民党当局预设的骗局,决议调停这起民事纠纷。这天正是圩日,趁圩的人许多,人来人往,上午10时左右,刘黑仔和苏光政委等五六个人正在圩内一间屋裏开会,评论怎么处理这宗民事纠纷,队员邱石等三人到街口巡查戒备,这裏敌人便衣早已潜入圩内,托故挑起事端,首要和邱石等人发生冲突,枪声一响,街上次序大敌,人群四散而去,敌人从五湖四海围住过来。接着敌人的机枪、手榴弹朝着刘黑仔他们扫射、投弹过来。苏光政委和别的一个手枪队员从屋内冲出时中弹献身。刘黑仔和五六个队员冲出屋外进入另一间店肆内坚守,坚持到下午2时许,向圩西门包围出去,敌人持续追了二裏多路。这时只剩下刘黑仔、邱石、简棠等4人涣散撤离,邱石在撤离时挂彩,刘黑仔右大腿中弹后受伤昏倒曩昔,倒在一条水圳边,被一过路的农人发现,急速报东江纵队,部队派人带着卫生员把刘黑仔抬到一个小村抢救,但因为流血过多,创伤又感染了破伤风菌,限于其时医疗条件差,在受伤的第三天,前往指挥部的途中,抢救无效,不幸献身了。刘黑仔临献身前还説:“我如能活着,一定要多消除敌人,爲献身的战友报仇”。英豪的遗体埋葬在江西省全南县正和乡鹤子坑村,石碑上用红砖刻上“东江纵队英豪刘黑仔勇士之墓”。

  刘黑仔献身时才26岁,他的终身,是勇敢战役的终身,是爲解救公民,振兴中华而奋斗的终身。他不愧是东江纵队的传奇式英豪,他爲民除害,爲国舍身的动听业绩,远远爲后人所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