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第六节 文献记载中的前期南海北岸族群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5-10 20:10     浏览次数 :

[返回]
  一、先秦时期南海北岸爲越人区域

  依据《尙书·尧典》记载,尧“申命羲叔宅南交”。《大戴礼记·少问篇》记载;“虞舜以天德嗣尧……南抚交趾。”《史记·五帝本记》又云:舜命禹“定神州,能够其职来贡,不失厥宜。方五千里,至于荒服,商抚交趾”。“南交”或“交趾”,泛指岭南越人区域。商周时期,在商汤定四方献令已说到两广区域的少数民族。《逸周书》记载:商朝初年,伊尹曾令四方的少数民族用土特産朝贡,在对南边少数民族的献令中说到:“正南瓯、邓、桂国、损子、産里、百濮、九菌,请令以珠玑、玳瑁、象牙、文犀、翠羽、菌鹤、短狗爲献。”据诸家校释,瓯即瓯骆;桂国即秦置桂林郡;损子或即瞫都,汉武帝置朱崖郡治地。《墨子》记载核木之国及《后汉书》记载乌浒蛮都有损子之俗。《吕氏春秋》还说到“越骆之菌”(竹笋)及“南海之菌”(黑黍)。周时,岭南“交跤之南有越裳国”,“以三象重译献白雉”,因为与岭南等周边区域的联繫加强,周王朝乃至专设了“职方氏”、“象胥”等专门安排与官职来掌管有关边远当地部族业务,如职方氏这个安排即“掌全国之图,以掌全国之地,辨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公民,与其财用九谷、家畜之数要。周知其好坏,乃辨神州之国,使同贯利”。其间“七闽”就指古代居住在今福建省和浙江省南部一带的越族。又如象胥之官,“掌蛮、夷、闽、貉、戎、狄之国,使掌传王之言而谕説焉,以和新之。若以时入宾,则协其礼与其辞传之。凡其收支送逆之礼,节币、帛、辞令,而宾相之”。春秋之世,“南夷”、“仓吾”、“南瓯”、“南国”、“南海”等表明百越民族的铭文就频见于华夏的靑铜器上。可推证此刻华夏与岭南的往来空前添加。这时期,一些岭南越族中的人才还进入了华夏区域,各显才干,其间旣有宰相、大夫之类出谋划策的国家重臣,如勇获、梓藏、公师等,也不乏以身作则的将帅,如高固等。这些记载反映早在商周年代,岭南区域同商周王朝已有交游。这今后,岭南越族与吴、越以及华夏的齐、魏,江汉的楚国又有往来①。

  二、春秋战国时期岭南散布许多小国

  先秦时期这儿还散布一些小的国家。曾昭璇先生对先秦岭南小国颇有硏究②,他的效果使咱们能够从零散的记载中看出这儿前期族群活动的一些片段。先秦时期我国有百越,百越,汉语中常了解爲有很多种越人的意思。据《汉书·地舆志》顔师古注引臣赞言“自交践至于会稽,七八千里,百越杂处,各有种姓,不得尽云少康之后也”。后汉服虔注《汉书》爲“非一种,若今言百蛮也”。从今浙江至今越南沿海区域,都是汉人称之爲“百越”的区域。曾昭璇先生依据越人的古越语硏究认爲,越人的眼内,百越就是越人的意思。他説:古越语中“百”、“卜”、“濮”、“白”同音,即“人”,即“百越”在越语中了解爲“人越”,因为越语用倒装,译爲汉语爲“越人”之意。越人散布于五岭山地前后。在战国时期,岭南有许多小国。贾谊《过秦论》中有言:“百越之君,挽首系颈,委命下吏。”

  1. 驩头国。驩头国爲战国时仍用的国名,已见《吕氏春秋》,《山海经》亦言之甚详,《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人名驩头,鲧妻士敬,士敬子曰炎融,生驩头。驩头人面鸟啄(咀部杰出,即鼻骨爲显着中鼻,下颌缩短),有翼(疑穿蓑衣或披肩巾,今日称“水布”形象),食海中鱼(即渔民),杖翼而行,维宜芑苣,穋杨是食。”曾昭璇先生认爲经过这条史料最少能够了解下列现实:

  (1)此国在神州外南面荒野中,与珠江三角洲平原水网地势相合。

  (2)此族以捕鱼爲生,常用鱼网及杖。

  (3)土宜成长莱及禾类,吃藤本和树叶等物,表明採集爲生,即“饭稻羹鱼”的前期日子。

  驩头国在《海外南经》则有“或曰驩朱国”一语,表明“驩头”、驩朱”、“驩兜”都是汉语音译南越语的族名。按“驩朱”与“番禺”同音,故此国即“番禺国”。已知驩头与缚娄、阳禺并称,表明地舆位置邻近,缚娄即今博罗县,阳禺即今清远县,可知驩兜也当在珠江三角洲中,番禺正如居此。驩头国在《国内经》中,记爲“番禺”,且记爲帝俊的曾孙,造舟鼻祖,则番禺族迁珠江三角洲,习惯水网日子,造船业兴旺亦是合理之事。驩头族本在三苗之地,尧帝亦“放驩兜于崇山”(见《舜典》、《大戴礼记·五帝德》),更补上一句“以变南蛮”,是则番禺一族由湘而桂,由桂沿西江入粤,亦有或许。因沿途所经全爲平原、谷地,无山岭隔绝。

  2. 缚娄国。缚娄国与驩头相邻,在珠江三角洲东边的今博罗县,亦古南越人语音汉译得名,“缚”、“博”、“傅”、“符”(符娄)都是“人”的意思,“罗”即“山洞”之意,与“娄”同义,与“峒”含义邻近。“缚娄”即可译爲“博罗”,古南越语(或古壮语)即“山洞人”之意,直译爲“人山洞”,因古南越语爲倒装用法。因为博罗处东江下流河谷区,和肇庆地势类似,故番禺族散布不到,另由博娄族居处,故县名亦由博娄族名。今粤东大部分属缚娄国地域,秦立南海郡县,即基本上“以其故俗治之”,因土邦立县也是天经地义,否则是管不了这么大当地的。罗浮山因罗山和浮山得名,古南越语“罗”和“浮”亦即“缚娄”的异译。缚娄国即以此二山得名。《广东新语·三山》引《罗浮记》称:“罗山之顶有桂,所谓贲禺之桂。”《国内南经》称:“桂林八树在贲禺东”,即记此事,贲禺是南楚语音,即番禺。即罗山是以玉桂树(乔木)林特大而得名。《国内经》称:“南海之内有衡山、有菌山、有桂山”,即指此山。

  3. 阳禺国。阳禺国战国时也是没有君主的小国,坐落缚娄国和驩兜国邻近,即今日清远北部区域。《史记·货殖列传》:“九疑、苍梧以南至儋耳者,与江南大同俗,而扬越多焉。”阳禺国也正好在九疑(湘南)和海南岛之间当地。谭其骧主编《我国历史地图集》,把阳禺国注于英德邻近。《广东新语》説:“二禺在中宿峡,相传轩辕二庶子,长太禺,次仲阳,降居南海,与其臣曰初曰武者隐此。太禺居峡南,仲阳居峡北,故山名曰二禺。在南者曰南禺,北曰北禺。”这座南禺山在《南山经》有记,云:“南禺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水。有穴焉,水春辄入,夏乃出,冬则闭。”曾先生认爲这条史料説明南禺山是石灰岩区域的石山。因爲石灰岩是可溶性的。山足的岩洞即有这种水文特性。夏天雨多,地下水面升高,岩洞中有水流出,冬季少雨,地下水面下降,即无水流出。春天初雨,地下水面仍低,故地表水流入地下了。今日英德、清远都是石灰岩区,故有此现象。

  4. 西呕国。西呕君十分有名气。秦军南下最大阻力爲西呕君译吁宋的抵杭。《淮南子·人世训》记:“利越之犀角象齿翡革珠玑,乃使尉屠睢发卒五十万爲五军,一军塞■城之岭,一军守九疑之塞,一军处番禺之都,一军守南野之界,一军结余干之水。三年不解甲弛弩,使监禄无以转饷,又以卒凿渠通粮道,以与越人战,杀西呕君译吁宋,而越人皆入丛薄中,与禽兽处,莫肯爲秦虏。相置桀骏以爲将,而夜攻秦人,大破之,杀尉屠睢,伏尸流血数十万,乃发适戍以备之。”至始皇三十三年(前214年)才“略定扬越,置桂林、南海、象郡”(《汉书·南越列传》)。可见呕人是有国有君有将,能和秦人打6年多。《史记·淮南王列传》云:“又使尉佗踰五岭攻百越,尉佗知我国劳极,止王不来,使人上书求女无夫家者三万人,以爲士卒衣补。秦皇帝可其万五千人,所以大众离心分裂,欲爲乱者十家而七。”即经此掠南越一役,即爲秦亡之近因。可见西呕国虽亡,而秦亦不久矣。《汉书·贾捐之传》称:“以致乎秦,发兵远攻,贪外虚内,务欲广地,不虑其害。然地南不过闽越,北不过太原,而全国溃畔,祸卒于二世之末。”即在佔福建后,行将亡国矣,故略陆梁地即爲使秦国毁灭主因。西呕国直到南越国赵佗称帝时还存在。因《史论·南越列传》亦説:“其西欧骆裸国亦称王。”《汉书·两粤传》亦説:“蛮夷中西有西欧,其衆半赢,南面称王。”仅仅听命于赵佗罢了。西呕国被秦佔后,亦立爲郡县,即桂林郡。大致以广西爲主,因古代沿西江谷地多爲玉桂树林成长,直抵肇庆,故桂林郡东延入广东境内,今德庆、郁南等县已入桂林郡地。今日玉桂仍首要産于此区。

  5. 骆越国。《史记·南越列传》:“以资产赂遗西瓯骆,役属焉,东西万余里。”可是,赵佗对骆越国是佔领其地,其国仍在。地域即今日红河三角洲区域,土肥民衆,秦掠爲象郡,但仍要保持骆越国的存在,以利控制。《交州外域记》曰:“交趾昔未有郡县之时,土地有雒田,其田从潮水上下,民垦食其田,因名爲雒民。设雒王雒侯,主诸郡县,县乡爲雒将,雒将铜印靑绶。”説明秦军未佔领之前,骆越国已有健全的国家安排。故尽管赵佗在秦亡时已攻佔象郡,《史记·南越列传》云:“秦已幻灭,佗即击并桂林、象郡,自立爲南越武王。”可是,今后仍能自立,即不爲赵佗役使。赵佗佔领骆越国是在安阳王手中攫取。《交州外域记》云:“后蜀王子将兵三万,来讨雒王雒侯,服诸雒将,蜀王子因称爲安阳王。”又按《晋太康记》云:“县属交趾,越遣太子名始,克服安阳王,称臣事之。”此事《后汉书·郡国志五》有载,称:“交趾郡,武帝置,即安阳王国。”此国又叫瓯雒国,亦爲越南史书记叙。《贾捐之传》称海南岛人爲“骆越”,则其国境已入广西南部,广东西南部,今化州,信宜以南,均属秦象郡地,即其国面积亦大,故汉平南越,即以其地分爲九郡。

  6. 儋耳国。坐落海南岛的北部。《山海经》言在郁水南,称“离耳国”。郁水即今西江,“离耳”按郭璞传:“■离其耳,分令下垂以爲饰,即儋耳也。在朱崖海渚中。”可见指海南岛北部当地的带大耳环的民族。《水经·温水注》引《林邑记》:“汉置九郡,儋耳预焉,民好徒跣,耳广垂以点缀……然则儋耳,即离耳也。”又《和平御览》引杨孚《异物志》(卷七百九十):“儋耳夷生则镂其头皮,尾相连并。镂其耳匡爲数行,与颊相连,状如鷄肠,下垂肩上。”曾昭旋先生在黎族中的润族(前称本地黎)亦採得同一式,可证离耳国人即黎族一支。散布区域亦在海南岛西北部山区,今仍名爲儋县地,按《汉书·武帝纪》载:“儋耳者种大耳,其渠率自谓王者耳尤缓,下肩三寸。”可见汉代此族仍存君王之制。

  7. 雕题国。坐落海南岛北部。《国内南经》称“在郁水南”,又与儋耳国并排,按郭璞传:“点涅其面,画体爲鳞採,即鲛人也。”按雕题是面额部分的文身,鳞採则爲身体四肢的文身。这在海南省黎族中的润(本地黎)、杞(生铁黎)、美孚黎等支族中,至爲盛行,可説是我国文身最盛的民族,全身都可有文的。按《后汉书·南蛮传》李贤注称:“题,额也,雕之,谓刻其肌以丹靑涅也。”《礼记·王制》:“雕题交趾”,郑玄注称:“雕文谓刻其肌以丹靑涅之。”《和平御览》亦引杨孚《异物志》:“雕题国,画其面皮,身刻其肌而靑之,或若锦衣,或若鱼鳞。”

  8. 伯虑国。坐落广西郁江南岸。《国内南经》説伯虑国“在郁水南”,郁水今仍名郁江,伯虑国是最早说到在郁水南的一国,这片山地是俚人散布区域,自汉至隋,未曾分裂。汉建商凉县于此,而实爲俚僚中的一支,即“白僚”族散布区域。按:“白僚”与“北虑”音近,地舆位置又相同。

  9. 北胸国。地舆位置亦在郁水南,但郭璞传:北胸国,“音幼,未详。”即未有解说。余意认爲“北煦国”地舆位置应较南,即已入“北向户”区域,故名。日光从北面照射入屋,表明天气炎热和地处南边的特色。